永利官网

永利在线娱乐: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下降 脱虚向实仍将是重点

导读

“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下降,说明脱虚向实已起到一定的成效,实体经济将逐渐成为支撑GDP增长的主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经济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称。

1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四季度金融业增加值为16302亿元,同比增长4%,仅高于建筑业增速。

2017年全年,金融业增加值为65749亿元,同比增长4.5%,处于多年来低位。多位受访分析师均认为,金融业低增速与金融去杠杆有关。

“2016年同比增速较低可能有基数方面原因,因为2015年增速较高,2017年受基数影响较小,可能主要与金融监管有关。”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表示。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金融业增加值主要指银行、证券、保险产生的增加值。在金融去杠杆,同业、理财、非标强监管下,有些业务不能做,有些业务增速放缓,会对金融业增加值增速带来影响。

由于金融业增加值增速下降,其对GDP的贡献率也明显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末金融业增加值对GDP的占比为7.95%,相比去年同期下降0.4个百分点。

“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下降,说明脱虚向实已起到一定的成效,实体经济将逐渐成为支撑GDP增长的主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经济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称。

增速为何下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近年金融业增长高点出现在2014~2015年。2014年四季度至2015年四季度,金融业增加值各季度同比增速均超过14%,其中2015年二季度增速达到18.8%。不过此后金融业增加值季度同比增速出现下滑,至2016年四季度达到3.8%的低点。

分析人士认为,2015年增速较高可能与股市成交活跃有关,而2016年的低增速则与2015年的高基数存在较大关系。那么2017年的低增长该如何解释?数据显示,2017年一、二、三、四季度,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分别为4.4%、3.2%、5.6%、4%。全年增速为4.5%。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增加值是指整个金融业的产值增长情况,现在金融业增加值增长较慢与金融去杠杆有关。

“增加值增速降低可能与金融监管致同业收缩有关,包括银行同业业务、发债等都受影响。毕竟有业务才有增加值,金融活动减少,肯定会影响增加值。”前述不愿具名的分析师称。

李虹含对记者表示,金融严监管不断持续,对银行业、影子银行的监管与控制,特别是对三套利、四不当、三违规等行为的持续关注,使中国金融业发展速度不断降低。同时M2增速中银行业创造部分的信用货币也在不断减少。

据国家统计局颁布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与代码》显示,金融业由货币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保险业以及其他金融活动四个子行业组成。

记者了解到,不同于年度核算以具体数值为基础的核算方式,季度金融业增加值主要依据相关指标进行推算。具体而言,统计核算时将金融业分为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和其他金融活动四类,前三类分别以人民币存贷款余额及营业税增长速度、证券交易额和保费收入为相关指标对季度金融业增加值进行推算。

整体来看,上述三组数据增长态势低迷。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人民币贷款余额120.13万亿元,同比增长12.7%,存款余额164.1万亿元,同比增长9%;而2016年贷款同比增长13.5%,存款同比增长11%。

同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1-11月,原保险保费收入34397.58亿元,同比增长19.17%。而2016年1-11月,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达28.88%。此外,证券交易额也并未明显上升,以上交所A股交易总金额为例,2016年为49.69万亿元,2017年为50.72万亿元。

金融服务实体

此前,金融业增加值的快速增长引发业内关注。

2017年,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就曾公开表示,美国和英国是服务于全球的两大金融大国,金融业在GDP中占比7%左右,而中国已超过9%。“中国经济存在过度金融化倾向,需严加防控金融风险。”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2006年的4.54%增加至2016年的8.35%。其间个别时点超过9%。

温彬称,我国金融业快速发展一方面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另一方面受益于金融的改革和开放。他同时指出,要清醒地看到,我国金融业主要依赖规模的扩张,尚未经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和信用周期考验,特别是近几年资金空转和套利现象比较突出,一方面加剧了实体部门“融资难、融资贵”,另一方面也造成金融系统自身的风险上升。

“不好说服务实体,主要还是泡沫被挤掉一点。”连平如是理解金融增加值下滑。温彬也表示,现在主要是挤掉水分和泡沫,过去非理性扩张,靠相互之前的通道、套利,很多资金没有真正流入实体,现在挤掉了这部分泡沫。不过结合央行发布的其他数据观察,M2增速下降,同时社融、信贷增速合理,表明挤出泡沫的同时,支持了实体经济。

央行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M2(广义货币)同比增长8.2%,创历史新低。同时,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7%。

李虹含认为,未来金融业增加值的增长将继续绕着脱虚向实、去杠杆、剔除金融风险等几个维度展开。因此,金融业增加值的增长将保持一定程度的平稳,但趋于下滑。“主要原因在于防风险、去杠杆已成为当前金融业的主要任务,而非继续维持其高速增长。”

“目前来看,监管因素是推动未来金融业增加值增速放缓的,但是也不一定,比如资本市场若有较好表现,增加值也可能上升。不确定性主要取决股市发展情况。”连平称。

作者:张奇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