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

永利在线娱乐:那些死亡教会我的事 | 星期天文学

序言

特扫队长

特扫队长,服务于日本Human Care股份有限公司LIFECARE事业部。一九九二年起负责遗体处理、净身纳棺、遗体搬运、遗物处理、垃圾清理、特殊清扫、消臭消毒、驱除害虫等业务。现为特殊清扫部門负责人。其博客“特殊清扫「戦う男たち」(特殊清扫:与死亡搏斗的战士)”blog.goo.ne.jp/clean110深受日本网友好评。

时至今日,虽然"特殊清扫"在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很常见的词汇,但将其称作"特殊清扫"却是从我们公司开始,我们也可谓是这个行业的先驱者。

我们的工作主要是清理人的遗体、动物的尸体、粪尿之类的排泄物以及堆积如山的垃圾等特殊污秽,经常会目睹一些惨不忍睹的现场,也经常要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我们从事的是一种鲜为人知的污秽职业。

本书取材于我的博客"特殊清扫:与死亡搏斗的战士"。之所以以此为名,不仅因为我们承担的工作十分艰苦,有如格斗,也由于这项工作让我形成了"活着如同一场战役"的人生观。不单是人际关系、工作、生活、伤痛以及疾病,还有我们自身的懦弱、愚蠢、邪恶、贪婪,以及突如其来的磨难、心中的苦恼……日复一日,生活中永远不乏我们需要与之奋战的对手。

我与身为劲敌的"自己"奋战搏斗于惨烈的现场,或许因此才对人生燃起源源不绝的动力,同时不断反省自己的懦弱和愚蠢,让人生展现得更为淋漓尽致。我尝试在博客里记录内心的挣扎和苦恼,以及人生的细微之处。

"特扫队长"即是现实生活中的我,也是博客上的另一个我。本书来源于我的博客,这个名字是负责编辑博客的同事根据博客名起的。"特扫队长"既不是公司里的职称,也不是我的昵称,它只不过是个博客名而已。

我这个"特扫队长",既不是个可以自鸣得意的好人,也不是个自惭形秽的坏人。或许,我既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聪明,也没有旁人想的那么愚蠢。内向、悲观、神经质又胆小,还是个懒癌患者,爱哭鼻子,本性阴郁--我只不过是一个有很多缺点的中年大叔。

我1992年大学毕业后开始从事这份工作。那时我23岁,患有严重的忧郁症。之所以选择这份职业,既是为了对抗当时自己心中强烈的不幸感,也是出于对这种鲜为人知的职业的好奇。当时的前后经历说来话长,就不在此赘述了。总之,我并不是出于什么高尚的动机选择这份职业的。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已经20年了。不知道为何,感觉这些年有如徒然做了一场又一场无法实现的梦。在我内心深处,很多非同寻常的经历和让人深思的体验层层累积,使我形成了独特的生死观和人生观。

从2006年5月起,我开始用博客记录这些所感所思。最初是因为网络管理员提议:"没准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公司、了解我们的工作呢。"既然说是"短文亦可,内容不限",我便不加思索地应允了。

我以一种轻松的心态开始记录工作中的点滴和奋斗经历。时而嬉言打诨,时而倾尽洪荒之力,无暇顾及前后行文的逻辑矛盾,只是尽情将所感诉诸于笔端。

开博不久,可能是得益于网站的大力推介,再加上选材特殊,我的博客很快就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还有很多人在博文下留言。

对我这种数码盲而言,在网络上和素昧平生的人交流实在很有意思。我为读者的肯定和鼓励而欣喜,也为批评而愤愤不平;他们的世俗所感让我不禁发笑,他们的苦恼亦让我感同身受;他们的恶言中伤让我消沉气馁,其求死之声更让我困惑忐忑。

渐渐地,我的心开始温热而易感,文笔也逐渐敏锐犀利,文章越来越凝重了。我不再仅限于单纯地描述自己的经历、一味地强调自己的工作是多么特殊,而是试图表达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和对于生死的感悟。虽然难免带有一些主观的偏见,也有一些狭隘和伪善的想法,但是,对我而言,撰写博客就像是"人生中的寻宝之旅"。

迄今为止我历经了很多人的生和死。在清理有形物品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很多无形的东西。虽然世事虚妄无常,我还是不断清除死亡的痕迹,刻下生命的足迹,让死转化为生。

什么是生命?何为生?何为死?我的本性驱使我去找寻这些问题的答案。虽然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自问自答,但我还是将这些思考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并付梓成书。

我不知道读者会如何解读这本书,或从书中领会到什么,价值观会受到怎样的影响,以及人生态度是否会有所改变。其实,我也不知我的博客和这本书是否能够引发读者的所思所感,不过,既然你们愿意拿起这本书,如果读后能够心有所感,我将不胜欣慰。

梦的痕迹

我的脑中经常充斥着这样的思考:生命的神奇,人活着的意义,我是谁。人死后的遗体,如果放置不管,就会腐烂液化。虽说是自然现象,但确实惨不忍睹。

那天我接到了一个让我去做特殊清扫的委托,地点在一间公寓房内。故去的是一名年轻男性,委托人是他的父亲。

仔细看过室内情况后,我开始怀疑死者是自杀。理由有三:一是死者十分年轻,二是房间里有很多张贷款账单,三是室内垃圾堆积如山,凌乱不堪。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情况有很大可能是自杀。

虽然我并非毫不同情逝者和他的家人,但我基本不会为别人的死而悲伤。虽然看似冷漠无情,但逝者已矣,说什么也是枉然。所以,我基本不会在现场打悲情牌,做出一副悲悲戚戚的样子,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是自杀吗?"

"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自然死亡,但可能服了药……"

死者的父亲似乎也不太清楚真相,有些含糊其辞。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哪里哪里,对您的工作也有影响吧。"

这位委托人既宽容又通情达理。

虽然房间并不大,但室内塞满了大量的家具、日常用品以及垃圾。由于污秽之处实在无从着手清理,我决定先把房间清空。虽然这样的现场已经屡见不鲜,但每次都要在充斥着恶臭、灰尘和污秽的环境中工作,实在是件苦差事。在清空所有物品后,房间里只剩下地板上的腐臭液体和蛆虫。

"这是什么?"

"是人的遗体腐烂后留下的痕迹。"

"啊?!"

"人体腐烂后就会变成这样。"

这位父亲似乎很震惊。

如果告诉他"人的遗体腐烂后会液化"的话,可能比较好理解。尽管我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但还是难以如此直言相告。

"也就是说,这就是我儿子的一部分……"

说着说着,这位父亲突然哭了起来。

和我相处时一直很冷静镇定的他忽然泣不成声,这让我十分震惊。不过,我理解他的心情。我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打扫地板。对我而言,把腐臭的液体清除干净不过是举手之劳。转瞬之间,地面便洁净如初。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和干净的地板,那位父亲不禁感慨万千:"如此看来,儿子曾经在这个世界生活过,真好像是一场梦啊。"

"那些残留下来的气息,就是梦的痕迹吧。"

"梦的痕迹吗?或许是吧。"

"虽然有先有后,但我们的人生终将结束。请你打起精神来。"

"谢谢!"

"您多保重!"

我的人生,会留下什么样的梦痕呢?怀着巨大的不安与些许期待,我离开了那个留存着梦痕的现场。

本文选自特扫队长《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

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

(日)特扫队长著

高婙译

特殊清扫,清扫的不只是普通的垃圾,而是一个人留在世界上最后的痕迹。从事特殊清扫20年,无数次进出各类死亡现场,见过形形色色不同的人,在生与死的边缘,他选择用笔记录下自己所经历和思考的一切。

有善终的老人,葬礼上全无悲哀肃穆的气氛;有因病而亡的运动少年,戴着奖牌走完了在人世的最后一程;有自我了结的中年人,在墙壁的月历上留下奋斗的记号;也有“孤独死”的人,却有一生的挚友帮其善后……

对死者来说,人世的变幻无常在死亡的那一刻已然定格。可是对生者而言,关于生与死的思考却永远不会停止。什么是生?什么是死?生命中什么最值得珍惜?站在十字路口,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这些问题,恐怕思索一生也未必能得出一个答案。

不知死,焉知生?只有在死亡面前,生命才能凸显其分量;也只有在死亡面前,人生中最弥足珍贵的东西才会浮现。跟随特扫队长进入25个房间,旁观25个人的生命故事,或许我们对于生和死,会有不一样的思考。

责编:缀可爱的咪咪酱